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中医为什么也叫“杏林”?竟然与道教有关~

时间:2019-03-02    来源:陕西省道教协会网站    作者:秦川飞鸾集整理

     \

      “杏林”作为医界的别称,由来已久。但是,为什么单单将“杏林”作为医界别称呢?这里还有一段与道教有关的故事。
       
道教是我国唯一的本土宗教,与中华传统文化如儒家、中医均同根同源。据东晋时期的道教先贤葛洪所著《神仙传》记载:“君异居山间,为人治病,不取钱物,使人重病愈者,使栽杏五株,轻者一株,如此十年,计得十万余株,郁然成林。”
      
葛稚川先生记载,三国时期东吴庐山有位名医叫董奉,字君异,福建侯官(今福州)人,与当时的张仲景、华佗齐名,号称“建安三神医”。
      
董君异的医道高明,技术精湛,相传有起死回生之术。他看病有一个特点,就是从不收取病人的报酬,但是他对找他看病的人有个要求:凡是重病被治好了,要在他的园子里栽五株杏树,轻病被治好的则栽种一株。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经董君异治愈的病人不计其数,竟有十万余株杏树,他园子里的杏树也已聚棵成林,人称“董林杏仙”。每到杏子成熟的季节,远远望去,一片繁枝绿叶中,累累红杏挂满枝头,煞是好看。后来,董君异又告诉人们,凡是到他的杏林来买杏的人,不要付钱,只要拿一些粮谷放在仓中,就可以去林中取杏子。于是,每年董奉用杏子换来的粮食堆满了仓库,他又拿这些粮食救济了无数穷苦的贫民百姓。
       
数年之后,董君异羽化升仙,“杏林佳话”的故事却一直流传了下来。后来,人们在称赞有高尚医德,精湛医术的医生时,也往往用“杏林春暖”、“誉满杏林”、“杏林高手”等词句来形容。
     
《神仙传》上还说,有人问董君异为什么容颜一直不变,他只是淡然地回答:“可能是偶然现象吧。” 只因道教炼养之人,和俗潜光,不引起人们的惊异。另外,董君异也不多饮食,骨坚身轻,行走轻捷。石泰,字得之,号翠玄子,宋代道士,师从于紫阳真人张伯端,道教尊为“杏林翠玄真人”。石泰祖师也常常行医救人,不图报答,效法前代仙真,也要求受治者种植杏树一枝,久遂成林。今陕西西府地区还有以杏林为名的村镇,即为彰显石祖赠衣施药的功德。

\

▲杏林真人石祖像

      有关“杏林”的佳话,不仅成为民间和医界的美谈,而且也成为历代医家激励、鞭策自己要努力提高医技,解除病人痛苦的典范,“杏林”也成了医学界的代名词。根据董仙的传说,人们用“杏林”称颂医生,医家每每以“杏林中人”自居。

附录《神仙传·董奉》原文
       
董奉者,字君异,侯官人也。吴先主时,有少年为奉本县长,见奉年四十余,不知其道,罢官去。后五十余年,复为他职,行经侯官,诸故吏人皆老,而奉颜貌一如往日。问言:“君得道邪?吾昔见君如此,吾今已皓首,而君转少。何也?”奉曰:“偶然耳!”又士燮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死已三日。奉时在彼。乃往与药三丸,内在口中,以水灌之,使人捧举其头,摇而消之。须臾,手足似动,颜色渐还,半日乃能起坐,后四日乃能语,云:“死时奄忽如梦,见有十数乌衣人来收燮上车去。入大赤门,径以付狱。狱各一户,户才容 一人,以燮内一户中,乃以土从外塞其门,不复见外光。恍惚闻户外人言云:太乙遣使来召士燮。又闻除其户土,良久引出,见有车马赤盖,三人共坐车上,一人持节呼燮上车,将还至门而觉。燮遂活。”因起谢曰:“某蒙大恩,何以报效?”乃为奉起楼于庭中。
        
奉不食他物,唯啖脯枣,饮少酒,燮一日三度设之。奉每来饮食,或如飞鸟腾空来坐,食了飞去,人每不觉。如是一年余,辞燮去。燮涕泣留之不住。燮问:“欲何所之?莫要大船否?”奉曰:“不用船,唯要一棺器耳。”燮即为具之。
       
至明日日中时,奉死,燮以其棺殡埋之。七日后,有人从容昌来,奉见嘱云:“多谢燮。加自爱理!”燮闻之,乃起殡。发棺视之,唯存一帛,一面画作人形,一面以丹书作符。
       
后还豫章,庐山下有一人中有厉疾垂死,载以诣奉,叩头求哀之。奉使病人坐一房中,以五重布巾盖之,使勿动。病者云:“初闻一物来舐身,痛不可忍,无处不咂。量此舌广一尺许,气息如牛,不知何物也。”良久物去,奉乃使往池中,以水浴之,痛即止。二十日皮生即愈,身如凝脂。
       
后忽大旱,县令丁士彦议曰:“闻董君有道,当能致雨。”乃自齎酒脯见奉,陈大旱之意。奉曰:“雨易得耳!”因视屋曰:“贫道屋皆见天,恐雨至何堪?”令解其意,曰:“先生但致雨,当为立架好屋。”明日,士彦自将人吏百余辈运竹木,起屋立成。方聚土作泥,拟数里取水。奉曰:“不需耳,暮当大雨。”乃止。至暮即大雨,高下皆平,方民大悦。
       
奉居山不种田,日为人治病,亦不取钱。重病愈者,使栽杏五株,轻者一株,如此数年,郁然成林。乃使山中百禽群兽,游戏其下,卒不生草,常如耘治也。后杏子大熟,于林中做一草仓,示时人曰:“欲买杏者,不需报奉,但将谷一器置仓中,即自往取一器杏去。”
       
常有人置谷米少而取杏去多者,林中群虎出吼逐之,大怖,急挈杏走路旁倾覆,至家量杏,一如谷多少。或有人偷杏者,虎逐之到家,啮至死。家人知其偷杏,乃送还奉,叩头谢过,乃却使活。奉每年货杏得谷,旋以赈救贫乏,供给行旅不逮者,岁二万余人。
       
解县令有女为精邪所魅,医疗不效,乃投奉治之,若得女愈,当以侍巾栉。奉然之。即召得一白鼍,长数丈,陆行诣病者门,奉使侍者斩之,女病即愈。奉遂纳女为妻,久无儿息。奉每出行,妻不能独住,乃乞一女养之。年十余岁,奉一日耸身入云中去。妻与女犹存其宅,卖杏取给。有欺之者,虎还逐之。奉在人间三百余年乃去,颜状如三十时人也。

(晋 · 葛洪《神仙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