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陕西天竺山一代高道—张至正道长

时间:2016-07-02    来源:陕西道协网站整理    

\

张至正道长,法号安连子,系全真龙门派第二十一代传人。出生于1900年5月4日,羽化于1980年8月14日。祖籍陕西省丹凤县竹龙关张家园。据说张道长未出生前其父母曾四处求神许愿,并立愿言说如果晚年得子则夫妇二人同往出家修道。

1921年春,张至正道长与其父母来到大天竺山“朝阳洞”道观。为了使自己能更深入地学习修道原理,了悟经典中之玄妙,他便拜德高望重、学识渊博的吴明慧道长为师。在那里,他白天劳动、晚间秉烛苦读,静修勤炼。在吴明慧道长的精心栽培下,张道长对道教理论、医学、内丹养生学等领域有了较深的认识。为了促进天竺山道教之隆盛、发展,张道长与众道友们一起克勤克俭、艰苦奋斗,三年多来先后修复了铁瓦殿、云盖观(原名大项)等道观。

随着山上人数增多,原有道观规模已远不能适应形势所需。为此,张道长提出在本山再新开辟一道场,供更多修道者居住。他带领一帮道友来到人迹罕见的森林原野。这是一块四面环山的平台,大树繁茂,灌木丛生,一片莽莽,令人望而生畏。经过张道长日日夜夜的苦战,一座崭新而雄伟的道观矗立在人们面前,这正是今天所说的“双峰观”,又名“铁钟坪”。历时十多年时间,张道长先后于此创殿堂八座,塑神像叨余尊,建有房屋100多间,住观道士100来人,是天竺山有史以来最大的道观,成为天竺山的宗教活动中心。张至正道长也因此而被誉为该道观的开山祖师。张道长带领道众在山的半坡上开辟荒地几十亩,解决了道众食粮问题。

张道长还精于医术,好多种病,经他一治,药到病除。他为人治病,不分贫富贵贱,不要回酬,总是默默地奉献着。在道现里,他白天总理庙务,晚上为道友们讲经说法,传播道教知识。他告诫道友们说:“要想学仙,先学做人”,正如道经所云:“欲修仙道,先全人道,人道未了,仙道远矣。”他认为:“道”乃是道教徒信仰的根本,做任何事都要紧遵道旨,循依道现,然后在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中去领悟道性,长养自己内在较好的品质,最后方能与道合而为一。

张道长极其重视“清修”和“奉戒”,在他看来,为道者之主旨就是本黄老清静无为之道,成已度人,与道合真。戒律是修道之阶梯,奉行戒律能正己之言行,不与世染。正是这样,张道长一生中常常是书不离手,经不离口;为人谦和,克己奉公,戒律平明。

1956年他以商洛地区道教代表身份参加了“中国道教协会筹备委员会”会议,1957年被选为山阳县人民代表。

1937年革命军转战商洛,张至正道长曾为协助和保护革命力量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当时我八路军从湖北汉口上往延安会师,其中以李先念首长带领的一支300多人的队伍在转移中与大军失散,为了安全,他们就从漫川关(山阳县地域与湖北交界)走山道来到天竺山双峰观。住持张至正道长热情接待了李首长及其部下一行。为避免白军清剿,张道长将李先念同志隐蔽在双峰观以西的“月亮洞”中时达半月之久。队伍临走时,为掩护李首长等顺利通过,张道长还特意为李先念同志换上道装和做好善后工作。半个来月的时间,李先念同志和张道长结下了深厚友谊,临别时李先念为张道长留下了自己的照片。

与李先念一起的其他人有王飞、张德松、尤金花、吴世安、郑志花等。张道长因接待并救助了八路军,随后即遭到白军迫害,受尽屈辱。但张道长始终末有半点怨言,直到他临终弥留之际还在告诫他的弟子们说:“作为一个道教徒首先应该爱国,然后才能谈得上爱教。革命的胜利是用无数鲜血与生命换来的,所以你们在任何时候都要热爱自己的祖国,拥戴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几句简单朴素的话,体现了张道长一片爱国赤诚。1960年,张至正道长曾被错定为反革命而被关押,于1976年8月释放。回去后住在天竺山下的一小庙里。16年的牢狱生活,使得张道长的道行更加牢固,更加高深,在监狱中他日夜修炼道家内丹功法。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重新得到落实和恢复,天竺山道教场所也重新开放了,张至正道长的错案也得到了平反。张道长那种信仰虔诚,爱国爱教,虽处逆境仍不改初衷的精神,是我们每个道徒都应该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