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太上感应篇及注释

时间:2015-12-30    来源:西安八仙宫网站    

 经文: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算减则贫耗,多逢忧患;人皆恶之,刑祸随之,吉庆避之,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又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纪算。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辄上诣天曹,言人罪过。月晦之日,灶神亦然。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其过大小,有数百事,欲求长生者,先须避之。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不履邪径,不欺暗室;积德累功,慈心于物;忠孝友悌,正己化人;矜孤恤寡,敬老怀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宜悯人之凶,乐人之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己之失。不彰人短,不炫己长;遏恶扬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
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
苟或非义而动,背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阴贼良善,暗侮君亲;慢其先生,叛其所事;诳诸无识,谤诸同学;虚诬诈伪,攻讦宗亲;刚强不仁,狠戾自用;是非不当,向背乖宜;虐下取功,谄上希旨;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轻蔑天民,扰乱国政;赏及非义,刑及无辜;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诛降戮服,贬正排贤;凌孤逼寡,弃法受赂;以直为曲,以曲为直;入轻为重,见杀加怒;知过不改,知善不为;自罪引他,壅塞方术;讪谤圣贤,侵凌道德。
射飞逐走,发蛰惊栖;填穴覆巢,伤胎破卵;愿人有失,毁人成功;危人自安,减人自益;以恶易好,以私废公,窃人之能,蔽人之善;形人之丑,讦人之私;耗人货财,离人骨肉;侵人所爱,助人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胜;败人苗稼,破人婚姻;苟富而骄,苟免无耻;认恩推过,嫁祸卖恶;沽买虚誉,包贮险心;挫人所长,护己所短;乘威迫胁,纵暴杀伤;无故剪裁,非礼烹宰;散弃五縠,劳扰众生;破人之家,取其财宝;决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乱规模,以败人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
见他荣贵,愿他流贬;见他富有,愿他破散;见他色美,起心私之;负他货财,愿他身死;干求不遂,便生咒恨;见他失便,便说他过;见他体相不具而笑之,见他材能可称而抑之。
埋蛊厌人,用药杀树;恚怒师傅,抵触父兄;强取强求,好侵好夺;掳掠致富,巧诈求迁;赏罚不平,逸乐过节;苛虐其下,恐吓于他;怨天尤人,呵风骂雨;斗合争讼,妄逐朋党;用妻妾语,违父母训;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贪冒于财,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毁人称直,骂神称正;弃顺效逆,背亲向疏;指天地以证鄙怀,引神明而鉴猥事。
施与后悔,假借不还;分外营求,力上施设;淫欲过度,心毒貌慈;秽食餧人,左道惑众;短尺狭度,轻秤小升;以伪杂真,采取奸利;压良为贱,谩蓦愚人;贪婪无厌,咒诅求直。
嗜酒悖乱,骨肉忿争;男不忠良,女不柔顺;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夸,当行妒忌;无行于妻子,失礼于舅姑;轻慢先灵,违逆上命;作为无益,怀挟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爱;越井越灶,跳食跳人;损子堕胎,行多隐僻;晦腊歌舞,朔旦号怒;对北涕唾及溺,对灶吟咏及哭;又以灶火烧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唾流星,指虹霓;辄指三光,久视日月;春月燎猎,对北恶骂,无故杀龟打蛇…如是等罪,司命随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责,乃殃及子孙。

又诸横取人财者,乃计其妻子家口以当之,渐至死丧。若不死丧,则有水火盗贼、遗亡器物、疾病口舌诸事,以当妄取之值。
又枉杀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杀也。取非义之财者,譬如漏脯救饥,鸩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胡不勉而行之?


道教劝善道书之一,千余字,宣扬了“天人感应,劝善惩恶”的理念,所谓“感应”是指善恶报应,由天地神鬼根据世上人们的所作所为给以相应的奖惩,因此,开篇即以十六字“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为纲,宣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朴素因果观念,指出人要长生多福,必须行善积德,并列举了二十六条善行和一百七十条恶行,作趋善避恶的标准。强调“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的修持观点。

《太上感应篇》的特点是不再局限于高深玄奥的教义,而是着重阐明一套既符合太上道德为根基,以儒家道德规范和道释宗教规戒为标准的立身处世准则,有利于规范人们的言行,特别是有助于维护国家、社会、家庭的秩序与和谐,故而成为道门中修善积福、济世教化的重要典籍,同时,《太上感应篇》以“行善得道”的方式从现实生活的层面,提出了修道证道的另一法则,这使得世俗道教从精神道教的心灵修炼方式中分离出来,满足了人们渴望通过简单方便的现实生活方式达到得道成仙的人生境界的愿望。

太上感应篇是一本道家的经典,却受到佛教高僧大德们的推重弘扬。印光大师在太上感应篇宣讲序文中说:“太上感应篇,根据惠吉逆凶,福善祸淫之至理,发为掀天动地,触目惊心之议论。何者为善?何者为恶?为善者得何善报?为恶者得何恶报?洞悉根源,明若观火。且愚人之不肯为善,而任意作恶者,盖以自私自利之心使然也。今知自私自利者,反为失大利益,得大祸殃,敢不勉为良善,以期祸灭福集乎!由是言之,此书之益人也深矣。”又说:“愿有财力智力者,或广印以流布,或说法以讲演,俾未失本性者,愈加纯真,已失本性者,速复厥次,其为功德,何能名焉!”根据可靠方面的统计,印光大师生前流通太上感应篇,不下三百万册,对本书的弘扬,真是不遗余力。
文昌帝君说:“世人每日清晨诵持感应篇一遍,可以消愆灭罪;感应篇行之三年,万罪消灭;行之四年,百福皆集;行之七年,子孙贤明,荣登科第;行之十年,寿命延长;行之十五年,万事如意;行之二十年,子孙为卿相;行之三十年,注名仙籍;行之五十年天神恭敬,名列仙班。”

“感应篇”是千年万世做人根基,照“感应篇”去做,入世则为圣人,出世成仙佛。儿童时代,父母教他们口诵“感应篇”,善根深厚,将来必定开花结果。十一、二岁小学生,每晨读诵“感应篇”一遍,终身奉行,为修身立业之助,求学定有成就,一生幸福。中年人学“感应篇”,在社会上实实在在做事,一生平安,事事如意。老年人念“感应篇”,亡羊补牢未为晚也,心境开朗,清净自在,身体健康,寿命延长。
佛门规定,出家人或受菩萨戒的人,须守“五戒”、“十善”。守得好,人天两道,有了基础,才能开悟,否则什么也谈不上。每月念两次戒律,是要照戒律实际做到才有实用,倘只是念念而已,不起作用。不如念感应篇,每天念“感应篇”,生活上起真正实用。“感应篇”做到了,菩萨戒也做到了;“感应篇”做不到,菩萨戒再念也没有用。
本篇选自光绪甲午年孟冬知湖南浏阳县知县唐步瀛等人编印的《劝戒汇编》。文中大字为原文,括号里面的小字是我加的注解。恐怕有些文化低的人,不认识某些生僻字,因此注明其读音和字意,这样好诵读,好理解

正文

第一章 明义
太上曰: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第二章 示警
是以天地有司过之神,依人所犯轻重,以夺人算(百日寿数及其享用衣食等类的数目)。算减则贫耗(人贫家破),多逢忧患,人皆恶(wù,人人憎恶)之,刑祸(官刑横祸)随之,吉庆避之(福禄喜庆消除),恶星灾之,算尽则死。

第三章 鉴察
有三台北斗神君在人头上,录人罪恶,夺其纪算(十二年为纪,百日为算)。又有三尸神在人身中,每到庚申日(天庭理事之日),辄(zhé,就)上诣(yì,到)天曹(就上至天庭),言人罪过。月晦(huì,昏暗)之日(阴历月末),灶神亦然。凡人有过,大则夺纪,小则夺算。其过大小,有数百事(即第六章所列大小不等的诸恶事),欲求长生者,先须避之(欲求长生者,不能犯过恶,过除而后善可立、长生可求也)。

第四章 积善
是道则进,非道则退(符合天地人间大道理的就做,不符合的就不做)。不履邪径(不染邪气,不坏良心,不干坏事),不欺暗室(在众人耳目不见之所,在别人无法觉察的情况下也不干坏事,使遵纪守法、行善积德变成自觉行动,这包括政纪人纪仙纪、国法冥法仙法。例如:明里有国家警察法庭法律制裁;人间有公理公德、社会舆论谴责;暗中有鬼神鉴察,心动神知,人间私语,天闻若雷。因果报应,不爽毫发。)积德累功。慈心于物(以慈爱之心对待万物),忠孝友悌(tì,忠于国家,孝敬父母,尊敬兄嫂,友爱幼弟小妹),正己化人。矜(jīn,怜惜)孤恤(xù,抚慰救济)寡,敬老怀幼,昆虫草木,犹不可伤。宜悯(mǐn,哀怜)人之凶,乐人之善(以悲悯之心对待别人的凶横哀丧,乐于成人之美善),济人之急,救人之危。见人之得,如己之得;见人之失,如已之失。不彰(zhàng,显露)人短,不炫(xuàn,炫耀)己长(不彰显暴露别人短处,不炫耀自己才干和长处)。遏(è,阻止)恶扬善(阻止过恶,劝励良善),推多取少。受辱不怨,受宠若惊(受到羞辱不怨恨,受到表扬荣宠不得意忘形,常怀警惧之心)。施恩不求报,与人不追悔(行善不张扬,不希图报答,应怀当为之心,施与人慨然不吝,不思不悔)。

第五章 善报
所谓善人,人皆敬之,天道佑之,福禄随之(人间福报不求自得),众邪远之,神灵卫之,所作必成,神仙可冀(成仙有希望)。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行善积德为人生立命之本,功行圆满,超升洞天,与天同寿,为天仙;炼形住世,长生不老,为地仙)。

第六章 诸恶
苟(gǒu)或(假如有人)非义而动,背理(国家法律、人间公德、人情天理)而行。以恶为能,忍作残害(凶狠残暴),阴贼(暗害)良善,暗侮君亲(暗中欺侮君王父母亲属),慢其先生(侮慢尊长),叛其所事(背叛轻慢分内应为之事)。诳诸无识,谤诸同学(欺诳无知识之人,诽谤朋友同学同事),虚诬诈伪。攻讦(jié,揭短)宗亲,刚强不仁,狠戾(lì,凶暴)自用(攻击漫骂尊长亲属,气质刚暴不仁,性情凶狠乖张)。是非不当,向背乖宜(是非不分,善恶不辨,应亲反疏,以是为非,措置不当)。虐下取功,谄上希旨(虐待下属,贪取下属之功,谄媚上司,希图非分幸进恩赏)。受恩不感,念怨不休。轻蔑天民(轻慢蔑视人民),扰乱国政。赏及非义,刑及无辜。杀人取财,倾人取位。诛降戮服(杀戮俘虏,欺凌侮辱已臣服之人),贬正排贤。凌孤逼寡,弃法受赂(贪赃枉法,收受贿赂)。以直为曲,以曲为直。入轻为重,见杀加怒(轻罪重判,直至杀头,不怀悲悯之心,反行嗔怒)。知过不改(比无心犯过罪加一等,因为视同有意为恶),知善不为。自罪引他(自作罪孽,诬攀他人,以图脱卸),壅(yōng,堵塞)塞方术(出于私心阻抑方术医卜,使其法不得行)。讪谤圣贤,侵凌道德。射飞逐走,发蛰惊栖(qī,居留),填穴覆巢,伤胎破卵(射落飞禽,猎杀走兽,发掘藏虫,惊扰宿鸟,填塞虫穴,倾覆鸟巢,毁伤鸟卵兽胎,杀伤一切物命皆是)。
愿人有失,毁人成功。危人自安,减人自益(排挤他人于危险之地以图己安,减损他人自取饶益,即损人利己)。以恶易好(以自己粗恶之物骗换他人美好之物),以私废公。窃人之能,蔽人之善(剽窃他人技艺成果,掩蔽他人优点、良善、成果、技能、名声)。形人之丑,讦(jié,揭短)人之私(形容他人丑事,揭发他人阴私)。耗人货财,离人骨肉(离间他人至亲骨肉)。侵人所爱(侵夺他人所爱人物),助人为非。逞志作威,辱人求胜。败人苗稼,破人婚姻。苟富而骄,苟免无耻(侥幸得富,傲慢自大,临难苟免,不知羞耻)。认恩推过,嫁祸卖恶(冒认他人恩德,推诿自作过恶,嫁祸推诿过恶于人)。沽买虚誉,包贮险心。挫人所长,护己所短(瞒昧良心地诋毁隐瞒他人所长,千方百计地掩饰推诿自己短处)。乘威迫胁,纵暴杀伤。无故剪裁,非礼烹宰(没有正当理由和用途就胡乱剪裁布帛和宰杀畜禽,不珍惜物力物命即为过恶)。散弃五谷,劳扰众生(五谷等世间财物耗费人民血汗,是人民养命之需,随意抛洒浪费,罪莫大焉。体悯劳苦,爱惜民力,爱惜牛马之力,不扰民,不过用)。破人之家,取其财宝。决水放火,以害民居。紊乱规模,以败人功(用阴谋诡计以败坏他人良法和功德,使其不得成功)。损人器物,以穷人用(使其不得用而害事)。见他荣贵,愿他流贬。见他富有,愿他破散。见他色美,起心私之(见人妻女貌美,便起私心歹意)。负他货财,愿他身死(亏欠他人债务货财,愿他身死债灭)。千求不遂,便生咒恨。见他失便,便说他过(见他人有失意事,便指摘其短处,说该有此事)。见他体相不具(身有残疾缺欠)而笑之,见他才能可称而抑之。埋虫魇(yǎn,妖术害人)人,用药杀树(以妖术阴毒手段害人杀物)。恚(huì,恨)怒师傅,抵触父兄。强取强求,好侵好夺。掳掠致富,巧诈求迁。赏罚不平,逸乐过节。苛虐其下,恐吓于他。怨天尤人,诃风骂雨(事不如意,则归咎埋怨别人,甚至恨天骂地)。斗合争讼,妄逐朋党(挑唆是非,包办官司,结党营私,排斥异己)。
用妻妄语,违父母训。得新忘故,口是心非。贪冒于财(贪污冒领财物),欺罔其上。造作恶语,谗毁平人(编造流言秽语,谗毁无过之人)。毁人称直,骂神称正。弃顺效逆,背亲向疏。指天地以证鄙怀(指天地以鉴证其鄙陋心肠),引神明而鉴猥事(wěi,卑鄙下流之事)。施与后悔,假借不还。分外营求,力上施设(不择手段地追求分外名利,竭尽所能地奢糜享受)。淫欲过度,心毒貌慈。秽食喂人(以不洁食物强与人吃),左道惑众(妖术邪教煽惑愚民)。短尺狭度,轻秤小斗,以伪杂真,采取奸利。压良为贱,谩蓦(mò,欺骗)愚人。贪婪无厌,咒诅求直(求神降殃赌恶咒证明自己正确)。嗜(shì)酒悖(bèi)乱(饮酒无度,违理狂乱),骨肉忿争(至亲骨肉恨怒争斗最伤天理)。男不忠良,女不柔顺。不和其室,不敬其夫。每好矜(jīn,自大)夸,常行妒忌。无行于妻子(不以礼待妻,不以正教子),失礼于舅姑。轻慢先灵(对先亡尊长祭祀不恭,拜扫不勤),违逆上命。作为无益(斗鸡玩狗赌博歌舞,不务正业),怀挟外心。自咒咒他,偏憎偏爱(自咒明冤,咒人泄愤,厚此薄彼,处事不公)。越井越灶,跳食跳人(井灶有神明司之,食物为民之天,跳跃亵渎不敬)。损子堕胎,多行隐僻(阴损害人)。晦(huì)腊(阴历月底岁末)歌舞,朔(shuò,阴历初一)旦(清晨)号怒(晦腊朔旦正当神明结算人的功过之时,放荡无形、呼号怒叱益增己罪)。对北涕唾及溺,对灶吟咏及哭(北方乃众圣神所居,灶乃司命,对之涕唾、大小便、吟咏、哭泣,皆为亵渎不敬)。又以灶火焚香,秽柴作食,夜起裸露,八节行刑(皆为对神明亵渎不敬,八节乃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唾流星,指虹霓,辄(zhé)指三光(无端点指日月星辰),久视日月(皆为对神明亵渎不敬)。春月燎猎(春天为万物发生之候,纵火焚山打猎,杀伤物命无遗类矣,罪莫大焉),对北恶骂。无故杀龟打蛇。

第七章 恶报
如是等罪,司命随其轻重夺其纪算,算尽则死。死有余责,乃殃及子孙。又诸横取人财者,乃计其妻子、家口以当之,渐至死丧。若不死丧,则有水火盗贼、遗亡器物、疾病口舌诸事,以当妄取之值。又枉杀人者,是易刀兵而相杀也(枉杀无罪之人,必偿其命,就象交换刀兵杀自己一样)。取非义之财者,譬(pì)如漏脯(fǔ,屋漏雨水滴浸肉干,漏脯有毒,人食则死)救饥,鸩(zhèn,鸩鸟食蛇,其羽毛入酒,饮之立死)酒止渴,非不暂饱,死亦及之(妄取不义之财,就象吃漏脯、喝鸩酒一样,不但无益,而且要丧命)。

第八章 指微
夫心起于善,善虽未为,而吉神已随之。或心起于恶,恶虽未为,而凶神已随之。(心为善恶之本、祸福之源。起心为善,事虽未为,已有吉神随护而降福,望他善成;恶念方萌,事虽未为,已有凶神罗列,俟其恶满而降祸。真乃心动神知,人间私语,天闻若雷;因果报应,如影随形,丝毫不爽。)

第九章 悔过
其有曾行恶事,后自改悔,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所谓转祸为福也。(俗语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太上恐人曾犯过恶,以为今后为善恐于事无补,故开人自新之路。后自真心悔过,行为改变,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久久必获吉庆,可以转祸为福。不能略行善事,便思得福,一不称心,就认为行善无益。必须久而久之,不起倦心,自然德日积而罪日消,灾祸远而福禄随也。)

第十章 力行
故吉人语善、视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为善首重心念,牢固行善本源,任何时候不起一毫恶念,随时反省自身。开始是勉善,久久变成自觉行为、习惯成自然。自然语善、视善、行善,则善根牢固,不但福禄不求自得,而且圣贤仙佛根基立矣。)凶人语恶、视恶、行恶,一日有三恶,三年天必降之祸。(一日有三恶,三年不知害人害物几何,为救人救物之命,则不得不降之祸。上天不绝人向善之路,奈何三年终不悔改?)胡不勉而行之。(为人关键要闻道、悟道、行道,要找着正道,然后要立金刚之志,百折不挠,身体力行,永不倦殆,则无不成之事。)

太极真人曰:
太上垂训,感应之篇。日诵一遍,减罪消衍。
受持一月,福禄弥坚。行之一年,七祖升天。
久行不怠,寿命延绵。天神恭敬,名列诸仙。

太上感应篇致福灵验

一、福亲
钱塘县汪源,童年时得见是篇,即欣喜诵读,毅然有遵行之志。其父静虚公生前欲镂版未就,遂继承父志,捐产成刻,且多方募善士捐款,印送万部。一日,梦父谓之曰:“汝不但善成我志,且劝善共施。我已超升天堂,汝母亦享高寿。众人共汝俱已名著善籍矣。”后果如其言。

二、诞子
河间县杨守业,六旬无子,深以为忧。因阅是篇而遵行之,万历戊寅年,病死复苏,谓家人曰:“适到冥司,见一官持簿点名,言我命该无子,只因奉行感应篇,当增禄寿,更赐一子。”明年果生子。
太原王孝卿,家资百万,五十无嗣。或劝刊施此篇,众妾皆不信,独钱姓妾慨然力行,印施万卷,是年遂生一子,年十六入泮。
仙居王竺,生男王净,四岁病亡,哀痛情切。发心刻施此篇,求亡儿再投妻腹,后果有娠,梦到黄岩定光观,抱净回家。既觉胎动,生男宛肖净。两生一体,骨肉重圆。

三、延寿
瑞安王凤素业医,奉行此篇且刻施劝行。一日病危,被二卒摄去。至中途,见二神立空中。一黄衣者曰:“此王凤也,素奉行感应篇,可速放回。”二卒唯唯。王足疲不前,卒扶之归。时已三鼓,家人方仿徨,王忽苏,备述其事,霍然而起,竟得高寿。
钱塘金镜,闻柴虎臣先生新注感应篇成,慨然欲捐资付梓。适其妻病笃,恍见白衣神示曰:“尔夫欲刻感应篇,应增尔寿。嗣后可告世人,笃信奉行刊印广施,必获天福无量。”

四、致富
松江张德甫,日诵此篇,身体力行,生子二,田八百余亩。年老为儿女分家,各授此篇一卷。戒曰:“为人之道,尽在于是。即作家之法,亦不外是。汝曹当如我力行之。”二子问曰:“篇中岂有作家之法乎?”父曰:“算减则贫耗,盖言人所以贫也;福禄随之,盖言人所以富也。此即作家法也。”后二子奉持如父命,事母孝,置产三千余项,富甲一郡。

五、登第
钱塘何高云为诸生时,日诵此篇,其父兰旌未知。一曰,父梦老叟谓之曰:“汝子奉行感应篇甚力,今科中式矣。”后至子馆,果见是书。因思前梦不爽,及发榜果中。后两科,又登进士。
黄岩杨琛,家极贫,见乡人刻感应篇,欲助无力,因勉刊第十七号一版。忽梦神告曰:“已如君所刻,中矣。”后果中十七名进士。

六、免厄
钱塘文学许廷俞,虔奉此篇,手书一轴,悬密室,朝夕礼诵,以便遵行。一夜,大盗肆劫,掠入其悬奉宝书处,迷惘移时,莫知所向,心惧而遁。许后知其故,益发心募刻而劝人行持焉。

七、愈病
进士沈球,因妻项氏有娠,得病危甚。发心刊送此篇,作小卷施人,使人便于持诵。庶几,由诵而觉,由觉而行。刊成,梓人捧版至门,项氏遂产,母子俱庆。

(太上感应篇注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