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玄门道语》第三十九期:八仙宫“福民寿世”匾小谈

时间:2021-04-27    来源:陕西省道协网站整理    作者:樗下


      吕祖殿,位于八仙宫的东跨院,供奉着全真道祖师之一、纯阳真人吕洞宾。据道观立于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的《升允奏折碑》记载,如今的吕祖殿始建于清康熙十四年(公元1675年),为1675年在重修八仙庵(时道观之名仍为“庵”)前后,道众为祀奉纯阳真人而单独新建的殿堂。(“逮我朝康熙十四年重修,增建孚佑帝君专祠”。)就在吕祖殿的殿外檐下,悬有一块距今110年的清末古匾,古匾黑底金字,由于风化已有掉漆残损,但大体保存完整。
      古匾底纹绘有龙凤、祥云,匾上题字为“福民寿世”,是于“大清宣统三年岁次辛亥瓜月毂旦立”,又以“恒胜生、协兴公、五之德、福盛泰、世德益、通顺德、长盛福、天义成、永顺和、通盛和、德泰昌、义和德、瑞盛祥、永盛合、德合甡、福生明、新发生、祥盛昌、双合甡、源泰生、集成泰、全兴德、荣庆生、万太合、永盛公”这二十五家商号所献,最右还书有“东关拆药帮弟子敬叩”。
      据匾上信息可知,这块“福民寿世”匾是在公元1911年的农历七月,由东关拆药帮的信士弟子献予给了八仙宫。东关,指的是西安城墙长乐门外的市集民居,因长乐门为城墙的东门,因此东门外的城郭地区便为东关,八仙宫就地处东关地区的北端。西安名贤郭敬仪先生在《旧社会西安东关商业掠影》一文中回忆到,清末民国时期的东关正街“两边尽是商号”,又提到“药铺有际盛隆、全盛裕、恒胜生、广育堂、通盛和成药铺”,“恒胜生的凉眼药,后来通盛和的三光眼药,都是驰名的”,“切药房子西板巷有德和生,中街有瑞盛祥,东板巷有通盛和,他们由药材行买回各种药材,又加工切成片、段,或用碾槽碾成粉面,以备外县乡镇小药铺采购”。
      此文提及,清末民国这一时期的西安东关地区的商业十分繁荣,许多加工药材的商号也多在此扎根经营。而文中提到以眼药闻名“恒胜生”与“通盛和”,以及以加工药材为主的“德和生”(德合甡)、“瑞盛祥”这四个商号,应该就是1911年为八仙庵敬献匾额的药铺。而“东关拆药帮”这个称呼,可能就与这群“抱团取暖”的药材经营者以二次加工药材的行当有关。那么,东关地区的药铺商几乎都是八仙庵的弟子,想必也该恪守道家“处厚”、“处实”的精神为人经商,以此也就难怪恒胜生、通盛和这两家把凉眼药卖出了好名声。尤其是通盛和的三光眼药,三光者,日、月、星也。道家敬畏自然,将三光奉若神明,太阳星君、太阴元君、紫微大帝、斗母元君等道教神仙的祭祀不辍无不是道教对三光的尊崇,有些道人甚至操持着不得赤身于三光之下的规矩。而三光眼药寓意深刻,在以有效堪优的药品为患者治疗的同时,自然也有着斗部群真给患者“加持”的心理作用。
      《道德经》言“死而不亡者寿”,那些有德行的圣贤虽然早已化土为尘,但他们为当时甚至后世带来的积极影响和宝贵精神却能万古长春,永远被后人祝寿纪念。拆药帮弟子们所献的“福民寿世”匾也许包含着两层涵义:一、纯阳吕祖济度群迷,化行十方,因此被道俗所奉,圣寿万年;二、拆药帮这些药商门谨守商道,以药济生,希望被神仙护佑,福寿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