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玄门道语》第三十九期:你经常“尬聊”吗?

时间:2021-04-27    来源:陕西省道协网站整理    作者:翟杰


      聊天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两个人相见随便说点什么就可以聊一两个小时。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好好聊天实在太难,碰到一个不会聊天的,分分钟就能把天聊死,但情境所需又必须要聊,这样尴尬的聊天被网友们称为“尬聊”。
      说起“尬聊”,首先想到的是父母与孩子。孩子年龄越大,“尬聊”出现的频率就越高,这在中国是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尤其到了青春期的孩子,父母想向其阐述某种观点,他(她)能静心听完都算得上懂事,如果还能将内心世界向你展现一番,那几乎是父母们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了。我接触过不少孩子在读初中或高中的家庭,很多家长的感慨出奇一致:别管聊几句之后尬在那里,至少说明你们还有得聊,我家那孩子,你还没张嘴,你就已经错了。此种情况,家长或许可以用“逆反期”来自我调节,用“别人家的也这样”来进行自我安慰。但如果再深入思考一层,如不尽快“破冰”,等孩子参加工作甚至组成小家庭之后,“尬聊”的情况是否会愈加严重?若再开一剂后悔药,如果孩子上幼稚园或者读小学时就形成与其散步聊天沟通交流的习惯,是否就能减少日后“尬聊”情况的发生?
      有一位朋友,向我倾诉过与父母的“尬聊”。他说:“你不知道,我爬山发个朋友圈,老爸会回复,就算爬到山顶又有什么意思,连个女朋友都没有!你说,看到这样的讯息,还怎么聊?”也曾听过父母的心声:“现在的孩子真是体会不到做家长的良苦用心,你说我们图什么?还不就是希望能看到她早点嫁出去,开启新的生活。结果呢?人家根不就不理你,有一段时间竟然把我的微信拉黑了!”
      春节,是团圆的时刻,也是交流的时分。外出打拼的游子们如归巢的鸟儿般飞回温暖的巢穴,按理说,好不容易回趟家,得有多少话说不完?但是现实情况却不是这样,有媒体调查发现,一些游子返乡后与家人交流遭遇诸多障碍,有的陷入无话可说的尴尬境地。这种“尬聊”,让人烦恼,更多的是无奈。当然,现在沟通的方式太便捷了,各种社交软件几乎都能做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那种“复恐匆匆说不尽,行人临发又开封”的情况已经绝迹。想视频,想语音,拿起手机等电子设备就能“见面说话”。然而,等到真正见面之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甚至有人说,平日习惯了文字、语音和视频,面对面聊天还真感觉有些别扭。在一些人眼里,过年回家就是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顿饭,因为其他事情依靠网络都可以搞定。事物都有正反两方面,科技的发达的确方便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交流,从另一个方面看,确实也减少了“期待”的含金量。环顾四周,一众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时,也都抱着各自的手机刷屏。聊什么呢?几个来回的语言互动之后便再没什么好聊的。即使在微信群里,这个群聊死了,再转战下一个群,有时候忽然会发现,十几个群竟都慢慢没有了声息。好在不是面对面,彼此并不会觉得很尴尬。
      中国有句俗语,叫“男不问钱财,女不问芳龄”,由此看来,钱财与年龄对于大多数男人和女人来说是很敏感的。我感到好奇,曾经试着问过一些不同的男人每月挣多少钱,也问过一些女性今年多大了。结果,很少人直言相告,一些人转移话题,大部分人冷眼相对,继而陷入“尬聊”之中。问题产生了,有没有办法破呢?答案是肯定的。我认为,之所以会“尬聊”,大概是因为聊天的人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聊,假若你问一个土豪,一个月挣多少钱,他多半与你相谈甚欢,说不定你想转移话题都转移不掉;假若你与一位刚刚离异的人分享你自己婚后的甜蜜生活,对方转身离开在我看来都能算得上是风度翩翩。当然,这与趋炎附势见风使舵没关系,我想表达的是,话说出口之前,要考虑考虑听者的感受。那样,别人才有可能觉得与你聊天是如沐春风,如浴甘霖。如若只站在改变对方的角度,则很容易出现“尬聊”;再是出于好心,也要尽可能尊重别人的生活价值,至少照顾到别人的趣味。
      还是泰戈尔说得好,“爱是理解的别名”,套用一下:理解是化解“尬聊”的神器。有时,理解也非“万金油”。前几年,我的妻子偶然得知自己小时候的玩伴调来我们这座城市工作,于是兴致冲冲地前去找对方叙旧,回来却是一脸的惆怅。我劝她,两个人分开时间太久,所经历的教育、所处的工作生活环境、所经历的人和事,包括生理心理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时过境迁,聊不到一块去也正常。我后来想,这多少有点像鲁迅先生笔下的《故乡》,多少年过去了,再见面我可能还是当年的迅哥,但闰土已不是瓜地里那个刺猹的少年,彼此只能默默无语,只能陷入令人无奈的“尬聊”之中。茫茫人海中,多少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从“有聊”到“尬聊”最后沦为“无聊”,那么,只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不过,也不必失意,有了时光的发酵,机缘到来之时,彼此或许又从“无聊”到“有聊”。毕竟,只要情意在,世间万物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