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玄门道语》第三十八期:道家养生保健观

时间:2021-04-27    来源:陕西省道协网站整理    

 
      老子在《道德经》中提出,“去甚、去奢、去泰”,老子主张,声色不可过度享受,衣食不可过度奢华,居所不可过度豪美。汉代的河上公是这样注解的,“甚,谓贪淫声色;奢,谓服饰饮食;泰,谓宫室台榭。去此三者,处中和,行无为,则天下自化”。
      “甚”的本义为因享受美味而获得快感,可引申为贪图安乐,沉溺声色,含有过分之意。“奢”的本义为张大、放纵、不节制,引申为花费巨大,挥霍无度,享受过分。“泰”与“太”同源,有大、通之意,引申为奢侈、骄纵、傲慢之意。“甚”、“奢”、“泰”皆有“过度”、“过分”的意思。“甚”侧重于感官享受的过度、过分;“奢”侧重于物质享受的过度、过分;“泰”侧重于情感情志享受的过度、过分。
      有欲望不可怕,满足基本的需求就可以,但欲望奢极就危险了。就好像吃饭一样,吃一些简单平常的饭菜就好,绝不为了口舌之欲胡吃海塞,有人喜欢口味刺激的食物,有人喜欢在进餐中吃冰激凌......肠胃总会因此出现问题。避免过分享受,永远保持适度。老子所说的“去甚、去奢、去泰”,是给我们开的一方良药,让我们浮躁的心平静下来,复归到恬淡、安宁的状态。一个人必须去除极端的、过分的、奢侈的欲望与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的懒散状态,而要做到清心寡欲,不存私念。这既是做人的修养,也是养生的准则。
      春秋时期,问礼于老子的伟大教育家、思想家孔子,主张“君子三戒”,即《论语》中提到的“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令既衰,戒之在得。”即是说,年轻时血气尚未定型,戒备色欲冲动;壮年时血气旺盛,戒备争强好斗之心;年老是血气衰竭,戒备贪得之心。纵欲、争斗及贪婪,均可危害健康,导致疾病滋生,寿命短夭。
      《黄帝内经》中指出,一个人想少生病或不生病,达到健康长寿,必须在生活中做到“饮食有节,起居有常,劳作有序。”暴饮暴食,恣食肥腻,睡眠不足,不注意劳逸结合,生活无规律等,则易导致多种疾病。寡欲以养精,寡言以养气,寡思以养神。精充、气足、神旺是人体健康的标志;精亏、气虚、神弱则是人体早衰的根源。所以注重保养精、气、神,是健康长寿的要诀。尽量减少各种欲望,少费神气。只有深蓄厚养,储藏能量,才能专心致志思考问题,从而表现出极大的智慧。内心少忧虑,善于摒除各种私欲,做到“恬淡虚无”、“清静无为”。
      但人们面对复杂的社会环境中,因为各种原因难免会增加内心的忧虑,关键是要善于控制,及时排解,尽量做到“志闲而少欲,心安而不惧,形劳不倦”。日常生活中如何减少思虑呢?关键要要“心诚意正”,即要加强道德修养和意志锻炼,用理性克服情感上的冲动,使七情不致过激,自然“思虑除”。同时对于任何重大的变故都要保持稳定的心理状态,不可超过限度。对任何事物都要看到“世事皆有起伏,如意处常有不大如意之变”,不能忘形于一时。若能去妄想,不沉溺于声色,不牵缠于名利,则对清静身心有着良多益处。
      世人总是想拥有再拥有,得到再得到,永远都无法满足内心无止境的欲望,但却不知道一味地追求和贪婪,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无论社会如何发展,物质财富如何丰足,倘若过度追求享乐,依旧是有害的。欲海难填,当钱成了比人、比知识更宝贵更受人尊敬的东西时,社会上就出现为了捞钱可以出卖人格和良心、为了捞钱可以厚颜无耻、为了捞钱不惜犯罪等乱象。生活中为了利益而出卖自己的灵魂,抛弃淡泊鄙视清静的人比比皆是。人的欲望可以很小很小,但也可以无限地膨胀。
      都是因人对外境的迷恋、贪婪、执着、困惑,远离了清静之道。当人心被物役,身体为物拖累时,就会导致过错和灾祸。倘若不被贪欲所支配,人心平和安静,天下就能安定。老子提倡“去甚、去奢、去泰”,就是告诫我们要尽量地减少心中的欲望,而在减少欲望的同时,也提升了心灵的恬静,使精神如天马般自由行空。人具备了高远的见解以后,就不会被物质的世界所困扰,不会被人生的痛苦所困惑,自然会超越升华。人很容易对世间的一切外物产生贪恋,但是过度的执着会让人被外尘所染,身心达不到清静明洁,所以只有遣欲息心,才能心无杂念,凝神安适,志趣高洁而不会患得患失。内心恬淡虚静,人真诚淳朴的本性方能持守不失,生命方能长久不息,“绵绵若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