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陕西省道教协会

富县太和宫:天下第一古铜钟—宝室神钟

时间:2017-02-04    来源:陕西道协网站整理    作者:刘正元

   \

     钟自唐代以后代替了鼎,成为帝王和地位的象征,各地纷纷铸造,而且越铸越大,越铸越精。
     钟是庙宇或寺院的响器,亦称梵钟,它那和谐肃穆的声音,缓缓地散开,宣告一天的开始或结束。苏东坡的诗曰:“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唐代诗人张继的《枫桥夜泊》对钟声的描绘格外入微:“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古人对古刹钟声充满了敬意。
    我国最早的第一口铜钟“宝室寺铜钟”,铸于唐贞观三年(公元629年)铸地鄜州采铜川(以采铜铸钟得名)今改富县岔口川。钟型浑圆厚实,重三千斤,高一米五五,腰围四米二,口径一米五。钟之肩部镂饰象征佛教清净界之展瓣莲花。整个铸工技巧熟练,以几何文与葵文组成的宽带条纹,分钟体为上、中、下三大段,十八画块,画块之间共十二个吞口,口口都铸有龙头,雄威而美观,宝钟上段的画块中铸有飞天,此乃佛教八部众天神之一。形象的飞天,手托钵,飘然腾空。她那迎风飞舞的彩带,刻划细腻的衣褶,温情脉脉的姿态,激发了人们的思绪,瞬间进入那缥缈虚幻的极乐世界。而飞天的体貌,又像一位俗间女子,似乎随时都要来到这大千世界。钟的中段,铸有朱雀与仙鹤。下段分别铸青龙、白虎及三百一十八字的阴刻正书钟铭。朱雀与青龙、白虎、玄武是道教崇尚的四方护卫神。在道教兴起以后,常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为护卫神以壮威仪。太上老君出巡时,左有十二青龙,右有二十六白虎,前有二十四朱雀,后有七十二玄武。道以慈悲为本,奉四方神护卫人间,降魔,除妖,消灾免难,除恶扬善,赐神与人。愿人间,祥瑞常存,人人长寿。


\
   
   “宝室寺铜钟“不仅图案结构整齐、匀称、调和,而且从一个侧面精华的浓缩化的表现了庙宇文化,所以比后来铸造的:江苏丹阳、广西客县真武阁以及北京西直门外大钟寺的钟王(重46吨)珍贵,堪称“国宝”、“神钟”。
    “国宝”是以其之铸造甲天下,工艺精湛,从一个侧面表现了祖国的传统文化。1947年以前,蒋介石以数十万大军围困陕甘宁边区,战火纷飞,时局紧张,有人想毁“钟”做子弹壳,党中央及陕甘宁边区政府知晓,林伯渠主席即亲笔写信,指明“宝室寺铜钟”是“国宝”,命令县政府加强管理,绝不允许损坏。1956年8月6日国家公布为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神钟”传说:唐朝大将军张神安,不愿为官,归山隐居,于鄜州城北的宝室寺为僧。该寺建于骆驼山前的开阔地内,规模宏伟,僧人百余,守护着旺盛的香火,每年庙会,甘肃、宁夏、山西、陕西等地的香客,纷纷来朝。寺内即杀青牛,宰白马,大祭神灵,就其日常活动,与长安城内的大寺院相比,亦不逊色。而寺内的张神安老僧,仍不满足,觉得缺一大的法器,于是,就在骆驼山后的采铜山(今日的岔口川)采铜冶炼,铸造铜钟。谁知,两次冶炼,铜块不熔,张神安说:“此乃缺一,我来补之”,即纵身跳入熔炉。熔身铸钟之事,感动了上帝,各路神仙纷纷下凡,风神煽火,雷公助威,迅速铸成一口金灿灿、黄澄澄的宝钟。钟身图案纹饰精美,还有十六个圆眼,象征着祖师爷常管的36员天将,如同天上的繁星。众僧欣喜若狂,连续撞钟,钟声响彻云霄,惊动了长安城里的唐王,李世民问众人:“天际钟声,从何而来?速速查询”。经查,原是鄜州宝室寺新铸的一口宝钟,它那悦耳的声音,总在唐王耳中回荡,不消失。唐王便降旨,命鄜州献钟进京。州官接旨,怎敢怠慢,即挑选精壮民夫百余,抬钟起程,一挪三歇移出南城门,往长安道前进。就此艰难的行程六里,到了侧面岭上,因钟在此返回,故得名倒回岭。民夫实在劳累不堪,稍一松气,就地歇了脚步,那钟如同落地生根,怎么都移它不动。州官无可奈何,正想发怒,忽然蒙生一念,失声说:你不想去,咱就回。一说返回,似乎神钟变得身轻体盈,四人一抬,如同飞行,很快抬回原处。州官见献钟不成,即上呈奏章,唐王看了奏章不再提究此事,而世间却街谈巷议说:张和尚为铸钟跳入熔炉后,宝室寺的僧众连续做梦,梦见张神安升了天被封为东海龙王,他的化身就是宝室寺铜钟,而且钟上有八部众天神之一的飞天神,四方护卫神的朱雀与青龙、白虎,还有神师爷掌管的36员天将。更使人信服的是两次显灵,第一次声鸣九霄传上金銮宝殿,唐王以为是天界传来之钟声,悦耳不息;第二次是唐王降旨要钟,神不离庙宇,抬它不动真是活灵活现的“神钟”啊!从此有人烧香叩头以神敬奉。虽然唐王是明君,不计较要钟未得,有失金口玉言之事,而州官却心中不安,为了效忠皇帝,便请来能工巧匠,另铸一口特大的铁钟,与宝室寺铜钟称姊妹钟,送进长安,悬于西安钟楼(90年代由西安钟楼移进小雁塔)。在铸姊妹钟的同时,为了不再惊驾,将宝室寺铜钟的36个眼全部弥封(确有36个戴帽的铆钉,像后来添上的)驱走了三十六员天将。上苍动怒,发起特大洛水,冲毁宝室寺淹没铜钟无影无踪,直至清代,才现露于齐子沟口,洛水东岸的沙丘上。州官派人抬回悬于正街十字口的“保大楼”。1976年因整修拓宽街道,原楼拆除,钟存县文化馆内之简易钟亭内。在此期间,仍有信士常去烧香奉敬。为了开发文物旅游事业,有效保护合理利用,加强管理,1998年农历二月二十二日迁至富县太和宫钟楼。

富县太和宫供稿